微甜er

我梦见你离开后的样子,我也落魄地失去了全部。

【瓶邪】张起灵眼里喝醉的吴邪

亮晶晶的眼睛印着月光,视线移到自己身上,衬着月光给他眸子里的自己镀上一层光。

不点而红的唇微微翕动,喘息声比平时粗一些。

抱起来就不规矩,喜欢贴着人脑袋到处蹭。

放到床上手便舍不得撒掉,搂着脖子眼神迷离地小声喃喃:“小哥,干我……”


【瓶邪】我其实是想暗示我昨天半夜更了辆车

真标题:喝醉的小同志


小同志喝不得太多白酒,可是胖子却又爱喝。喝完自己开心了还要给别人灌,院子里都是他高兴地嗷嗷声。

吴邪给他灌傻了,就轮到张起灵来收尸了。

吴邪喝醉以后很粘人,张起灵本来想扶着他回屋,但那人一定要瘫在他身上,嘴里嘟嘟囔囔要抱抱。

抱起来后手开始不老实地玩弄张起灵的衬衫纽扣,哼哼着解开后接触到闷油瓶温度较低的皮肤更加爱不释手地到处摸。

大概是酒劲上来不太舒服,吴邪张嘴就在张起灵的锁骨上啃了一口,咬出一排红红的牙印。

张起灵闷哼了一声,在他撅着的嘴上回咬了一口。

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就亲上了。


事后张起灵:没爽够,下回再把这小崽子灌醉一次。太听话太诱人了。


【瓶邪】别再欲拒还迎了

·年下预警!!

——私设张起灵二十五,吴邪二十九

·含KouJiao/QiCheng/YiZhiSheJing

破车走评论嘛XD


“闷子?晚饭吃啥?”胖子一边围着围裙一边问。

张起灵眼睛依旧没从房梁上挪开,嘴也没动。

“吃茭白!”吴邪把脸从放大镜里探出来,喊了一嗓子。


“闷油瓶,你来看看这个墓,我觉得它有点奇怪。”

张起灵站起来,走到工作台旁边淡淡扫了一眼,道:“没什么,就是典型的战国墓改造了一下。”

“诶,你几天没搞事了?”

张起灵身子一僵,这人怎么前后句话题可以差那么远。

“你几天没搞,我就几天没搞了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
280fo了

我争取这周末一辆车冲300

有啥想看的么!!

瓶邪【首选】/瑜洲/白狄都可!!!

有小朋友点梗么?没有我就从以前的里面抽辽555

【不接兽耳,不接兽耳over】因为真的很难写


【瓶邪】睡前故事

吴邪晚上吵着说睡不着,张起灵被他搞得没有办法,只能给他讲睡前故事。

张起灵一边讲,吴邪就把手伸进那人的衣服里摸他光滑的肌肤,用手指勾勒他的腹肌轮廓。

听见张起灵的呼吸逐渐加粗了,吴邪的手顺着小腹滑进裤子,隔着内裤讨好那温度异常高的东西。

故事讲完了,吴邪把手伸出来,背对着他道:“我困了,睡吧。”

被子几乎是被暴力掀开的,张起灵扑到他身上在他脖子上轻轻啃咬,亲到耳垂处哈了一口气低着声线道:

“你还学会欲拒还迎了?嗯?”


【瓶邪】打牌

每次黑瞎子和小花来的时候,就喜欢吵吵着打牌。

胖子甩了锅碗就和吴邪一起打牌,做饭的事便到了张起灵头上。

他做饭切菜速度又快还好吃,平时就是不乐意下厨。

吴邪的牌技不是一般的臭,连输了好几轮之后他哀嚎了一句,把坐在角落里的闷油瓶拽出来。

闷油瓶坐在他身后指挥他出牌,每次赢的时候吴邪都会扭头去亲那人一口,发出很响的吧唧声。

没赢几盘,吴邪还没过瘾呢,后领就被人揪住往房间攥。

“诶我牌打一半呢。”

张起灵一边扒他的衣服一边说:“你先点火的。”


这玩意也值得屏蔽??
【接昨天掐醋的梗】
我可能会写个长车

【瓶邪】恰醋的老闷

张起灵吃醋的时候面庞冷冰冰的,原本就没什么表情的那张脸更加平淡了。

吴邪当然知道张起灵吃醋的严重性,自家大型犬还是得哄。

但是张起灵不吃软也不吃硬,好吃的东西和新奇玩意都勾不起他的兴致。

吴邪就一个劲地亲他,搂着他的脖子在脸上和锁骨上留下一片片水渍。

一直到那人忍不住了,把他推翻在床上,裤子一脱往床上一瘫。

“坐上来。”


【瓶邪】就是想干你r18

—是车是车!!!

—因为没有剧情所以全文很短

【2k+】(短小而精悍?)

—含ZhiJiao/KouJiao/HouRu/YiZhiSheJing


——走评论,别的不敢bb,老福特管好严